躲猫猫社长

【R】死去星星的沙漠

仅仅是记录一下,以后可能会写,但现在不怎么打算动的脑洞,日后很多不科学的设定还要补全,不算大纲的大纲。

<<<

APH金钱组:
《死去星星的沙漠》暂定)短篇(?)
西皮是阿尔弗雷德·琼斯(美)|王耀(中),非国设,阿尔弗雷德为WW2时期在沙漠地带执行侦查纳‖粹任务的联邦空军下士,但因为飞机出现故障坠毁在沙漠深处,没有充足的食物及水还有方向的青年战士琼斯就这样在绝望的梦里于沙漠腹地不知那个角落沉睡去了。
而过了多年之后,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美籍华人王耀因为对家庭(矛盾重重)及环境(排‖华)感到失望迷惘。开始学习飞行并且逐步开始实现自己童年时环游世界的梦想。离家多年内心渴望归还却又疑虑能否被再次接受的王耀在一次跨洲飞行中失事,在极其巧合的情况下迫降到了阿尔弗雷德当年坠机的地方。就像那本奇妙充满现实魔法的《小王子》故事开头发生的一样,王耀在一个劳累而又惶恐的傍晚修理飞机的时候,穿着老式美‖军飞行服阿尔弗雷德出现在了他疲乏的眼前。王耀从惊讶而感到困惑,阿尔弗雷德是个大大咧咧热情开朗的阳光大男孩,但穿着一身灰扑扑沾满沙粒的上些个时代古董般的衣服,最奇怪的是在这个不合时宜错误的地点,他出现了。
阿尔弗雷德没有死,不像沙漠之外的早那个把他遗忘的联邦司令所想的,也不像他所以为的,他像个小时候老妈吓人而充满警告意味故事里的鬼魂一样活着,又像他那个文绉绉的英‖国佬表哥亚瑟·柯克兰所读的那些犯下不可饶恕罪过而被诅咒的家伙们一样被永远困在了这个他当时死去的地方。阿尔弗雷德感到难过,他睡不着,感觉不到饿或者渴,思念战友和分离的家人,他感觉上帝对他像开了个玩笑。
王耀和阿尔弗雷德就在这个充满着绝望被抛弃的地方相遇了,他们都隐隐意识到对方是彼此现在所拥有的唯一。阿尔弗雷德永远是个开朗积极的人,虽然他一开始企图隐瞒自己充满离奇意味的经历时失败了,但让他感到好受的是王耀接受了他那个奇幻但确实是事实的故事。他们在茫茫沙漠里微小但温暖的篝火前互相讲述自己的事,互相倾听,互相安慰。
王耀感到过去所没有的快乐,他看着阿尔弗雷德,这个大男孩呲着白牙的肆意笑脸,手舞足蹈的动作,毫无隐瞒地倾诉,还有那些笨拙的鼓励和安慰。阿尔弗雷德同样,他本以为自己会永远这样直到意识麻木,王耀虽然没有他大,但相比之下他稳重而又温和,愿意倾听,愿意毫无保留地给予那些感情,战士琼斯喜欢看王耀在火光下棱角模糊而柔和的脸,这让他感到自己还是那个普通的,热血沸腾,开朗的空军飞行员,还是个活生生的大男孩。
一个星期以后,王耀的干粮罐头和水已经渐渐稀缺了,他渐渐意识到了什么,开始逐渐沉默下来,整日整夜坐在飞机前摆弄那些发动机。阿尔弗雷德感到困惑,他隐隐明白自己对王耀难以启齿的心情,他也明白自己现在是多么需要、不能离开这个会让他前所未有感到满足快乐的中‖国‖飞行员,经过那些畅谈欢笑的日日夜夜,他们已经是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彼此的人了…战士琼斯倚坐在飞机引擎边注视着黑发黄皮肤的飞行员,这个世界此刻所剩下的,是风卷起黄沙的微弱声响,王耀敲击那些冒着机油味的机械的挂擦声,他的呼吸,他的心跳。
绝望又一次攫住了战士琼斯的心脏,他从引擎上跳下来,抢过王耀手中的工具,“我来帮你吧”,也许是太累了,也许是他同样困惑,王耀没有反驳,他顺从地让开到了一旁,疲惫击倒了他。那是星星明亮的夜晚,连月亮的光芒都显得有些孱弱,阿尔弗雷德小声哼起了歌,那是他早早撅腿的老爹教他的,战士琼斯过去常常在修飞机的时候大声唱这首调被他嚎得东拉西扯的歌,那个时候战友们便会故意谴责他故意伤害他们的宝贝耳朵。但此刻他不敢大声唱,没人会故作严肃或笑嘻嘻地制止他,但他不能放声,他害怕自己会哭泣,像小时候送老琼斯进棺材的时候那样哭到鼻涕冒泡。扳手被丢在沙子里,战士琼斯捂住了自己的脸,他的头死死地靠在飞机侧身上。
久久不经甘霖的沙漠湿润了,但不会有人看到了,所有的一切在这风沙里消逝得都快极了,蒸发那几滴水简直是一小会儿工夫。王耀盯着的星星模糊了,他咬着干裂的嘴唇,感觉到冰凉的东西从眼角流走了。
阿尔弗雷德拆掉了自己那架老式军用机,他大笑着像个大男孩向王耀展示他的成果,王耀也笑着回应了他。
那是傍晚,飞机修好了,王耀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扣上帽子,阿尔弗雷德递给他护目镜—那个有些旧了的护目镜对王耀来说有些大了,但他们好像都没有注意到。月亮在极其遥远的地方露出了轮廓,他登上了飞机,战士琼斯在引擎的轰鸣声中向后退了几步。
在机器向前驱动不到几英尺而掀起的风沙里,阿尔弗雷德突然冲了过去,“停下!停下!”,飞机死死刹住了,王耀伸出半个身子,“我很抱——”他没有说下去,那只是一个稍有些长但还不及湿润他们嘴唇的贴和,阿尔弗雷德的鼻子被护目镜硌痛但他不在乎。
他们不平缓的呼吸渐渐远离,王耀感觉眩晕,喉咙肿痛,前不久才进食的胃部绞死在了一起,他还想说什么,但被战士琼斯难听至极的歌声打断了。
王耀离开了,阿尔弗雷德的歌声在引擎和气流声里愈发微弱直到消失。
【THE END.